正因为“互联网+药品流通”存在不确定性,处方单真实性无从保障,药师职能被大大虚化,所以我国对开放互联网售卖处方药物持谨慎态度。2005年《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明确,向个人消费者提供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企业,只能在网上销售本企业经营的非处方药。今年4月23日,《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二审稿新增规定,“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这意味着,尽管坊间多见“解禁”的讨论,但至少在短时间内,网络第三方平台销售处方药是被明令禁止的。一些平台和商家私自售卖处方药,实际是顶风作案,根据《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不仅可以处以罚款,而且可以纳入药品安全“黑名单”。

折桂!“环球小姐”总决赛落幕菲律宾佳丽夺魁

教育联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