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力资讯>体育 >博联官网_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罕见大额罚单潮

博联官网_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罕见大额罚单潮

2020-01-10 09:41:05

博联官网_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罕见大额罚单潮

博联官网,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来罕见大额“罚单潮”

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愈发严格,尽管会冲击部分机构,但这有利于整个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环境的优化

《投资者报》记者 占昕

仅仅8天,从7月30日到8月6日,第三方支付机构被以行政处罚和执法检查公示披露的处罚信息就有5则,包括总部位于北京、上海、深圳的6家支付机构。更为市场惊讶的是,动辄百万、千万级的大额罚单频现,罚没总额超1.3亿元,占今年以来第三方支付机构受罚总额的近七成,出现了近年罕见的高频率且高罚额的现象。

以罚没金额从大到小计算,国付宝、卡友支付、联动优势、银盛支付、付临门、支付宝分别被罚没了4646万元、2583万元、2425万元、2248万元、892万元和412万元。罚款之外,个别公司还收到了“禁业令”。

为了防范金融风险,卡友支付被要求一年内有序退出严重违规的贵州、海南、甘肃、河北、辽宁、黑龙江、浙江、湖南、吉林、宁夏、重庆、安徽、广东(不含深圳)、广西、上海、江西、陕西、江苏、内蒙古、山西、湖北、新疆、福建、河南、西藏等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而付临门被要求退出四川省的银行卡收单业务。

对此,付临门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在一年内关停四川的存量商户,预计处罚短期会给公司在当地的品牌影响力带来负面影响。而据记者了解,卡友支付目前也正在与各地人行沟通确定退出的方案和具体时间。

卡友面临25省区市业务退出

卡友支付和付临门的处罚公布于7月30日,起因是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期间,中国人民银行分别对两家公司开展的支付结算业务执法检查。“当时知道会有处罚,但不知道会这么重。”一位接近卡友支付的人士对《投资者报》记者说。

经查实,卡友支付存在违反收单交易信息管理规定、违反收单外包业务管理规定、违反备付金管理规定、违反变更事项管理规定、违规留存银行卡敏感信息、未落实商户现场检查制度等违规问题,且存在消极配合央行检查监督的情况。而付临门公司则存在违反商户实名制管理规定、违反收单交易信息管理规定、违反资金结算相关规定、违反备付金管理规定、违反收单外包业务管理规定等违规问题。

对此,付临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在检查前后全面配合央行,已着手进行全面整改,主要整改内容包括:一是彻底整改央行检查中发现的具体问题;二是在制度和操作层面,进一步完善特约商户的实名制要求、加强收单外包业务管理措施、规范资金结算的相关操作。并将在后续的工作中将强抓细节,防患于未然。

“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银行卡收单业务收入,在公司收入占比超过80%。退出四川会给公司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当地收入和利润的减少,但我司存量业务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南区域,四川的退出对我司的业务规模及收入影响较小。”付临门相关负责人说。

根据央行的机构信息显示,卡友支付和付临门的业务类型中且仅有银行卡收单一项,唯一区别是前者的业务范围为全国,后者则除安徽省、青海省以外的地区。

其中,卡友支付最新的换证时间是今年6月,有效期至2022年6月26日,然而,此次卡友支付一次丢掉了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除港澳台外,目前仅剩北京、天津、山东、四川、云南、青海、深圳这7省市可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业务范围大大缩减。但截至记者发稿,卡友支付并未就退出业务的影响和后续运营计划回复记者。

不过根据其上市公司股东达华智能的公告,卡友支付的经营范围在银行卡收单业务之外,还包括计算机软、硬件的开发、设计、制作、销售(除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专用产品),系统集成,并提供相关的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自有设备的租赁,银行卡技术咨询与推广、银行卡信息咨询(除经纪)。

资料显示,卡友支付成立于2003年,前身为中国银联控股子公司。公司在2009年进行了股份改制,2015年9月被上市公司达华智能收购。然而,最近几年的业绩乏善可陈,频遭处罚,还面临可能被达华智能卖掉的局面。

今年3月,达华智能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拟出售卡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股权的议案》,并于2018年3月27日经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公司拟将持有的卡友支付股权转让给南京铭朋,卡友支付100%股权作价人民币7.38亿元,涉及的卡友支付股权包含公司已经持有的30%股权和另外尚未变更到公司名下的70%股权。不过后续暂时没有关于这一交易进展的披露。而截至记者发稿时,达华智能正因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停牌,未就卡友支付受罚发布公告,董秘电话无人接听,也并未回复记者的采访提纲。

“在支付行业,千万级的罚款比较少见,一般只针对特别严重的违规行为。罚款加上一些禁止性规定,对于受罚企业的经营会带来很显著的影响,对于整个行业也会起到明显的警示效果。”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

国付宝等4家接千万级罚单

同期的处罚之中,国付宝、卡友支付、联动优势、银盛支付的罚没金额均罕见一致地超过了千万元,分别被罚没4646万元、2583万元、2425万元和2248万元。对此,除联动优势未有回应、卡友支付表示,正在沟通确定外,其余两家也回复了本报关于整改的进展。

国付宝表示,在收到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针对前期监管部门提出的问题与自身存在的不足,公司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工作组进行了逐项整改与提升,目前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各项改进措施已陆续落实完毕,且在后续经营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加强业务管控力度。

而银盛支付表示,目前也已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要求落实整改。针对存在的问题,已成立专项整改小组,部署全面整改措施,组织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展开全面自查自纠,做好各项整改工作。并将不断强化风险管理措施,进一步提升风控能力,保障支付用户的合法权益。

而与卡友支付同为上市公司背景的联动优势,其母公司海联金汇针对其受罚进展进行公告表示,收到本次行政处罚决定书后,联动电商及时与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积极沟通,将按照要求足额交付罚款。联动电商已经针对违规问题开展自查,并完成大部分整改工作,后续将积极落实各项监管要求,加强商户审核及日常监控工作,完善风险合规相关管理制度,完善客户服务制度和流程,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且本次行政处罚未对联动电商财务状况造成重大影响,不影响日常经营业务的开展。

海联金汇的一位董办人士也向记者表示,影响较小,以公告为准。而与卡友支付面临被卖的处境不同,海联金汇2017年的年报中多次提到联动优势,并称,公司第三方支付业务的交易规模2017年实现超15,000亿元的突破性发展,较2016年度增长幅度达66.67%,再创新高,2017年艾瑞和易观Q3统计数据显示,联动优势在移动支付领域排名全国第四,其2017年的净利润达2.42亿元。

资料显示,联动优势的业务范畴涵盖全国范围的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还对外提供基金支付、跨境外汇支付、跨境人民币支付、供应链管理解决方案等综合金融科技服务。不过也正是范围较广,其此次受罚亦有先兆。

7月25日,联动优势因“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被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外汇管理部罚款215.05万元。此前,联动优势安徽分公司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制度规定,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6万元罚款。而其8月6日,则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被央行营业管理部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207.9万元,并处罚款1216.9万元,合计处罚金额2424.8万元。

支付机构合规监管常态化

当然,罚款带来不止是直接的经济损失和整改的各方面投入,还有机构与行业多方面的反思,但业内认为虽然支付公司的利润有限,本次罚得很重,但支付公司的业务差异性很大,被处罚的支付公司在整个行业中是很小的比重。

“但凡持牌机构都在接受严格的监管,银行、证券、保险、公募基金、信托都一样,支付机构并未被特别照顾。”上海某支付机构管理者对《投资者报》记者说。

付临门表示,2016年4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拟定成文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6〕21号)。而针对第三方支付行业,央行下发了《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银发〔2016〕112号),开始了支付行业大整治。今年7月9日,央行官网发布公告:潘功胜副行长指出,要再用1-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化解存量风险,消除风险隐患,同时初步建立适用互联网金融特点的监管制度体系。因此,付临门认为,目前的支付行业监管形势仍是趋严的,但随着合规、风控方面的投入不断加大,公司有信心接受监管的考验。

而银盛支付表示,随着严监管和支付行业的规范落实,支付行业的未来会走得更稳健。无论是线上和线下的支付市场,市场空间还是很大,竞争也愈加激烈。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和深入,支付行业在各行各业的空间会进一步的扩大。

“第三方支付领域主要的监管规则都已经落地,行业监管已经趋于常态化。支付作为金融行业甚至整个经济活动的基础设施,经济金融活动的各种风险都有可能通过支付环节显现出来,并集中在反洗钱、收单商户管理、备付金管理、无证经营等方面出现问题。支付领域的问题不断在客观上造成了支付领域罚单不断的表象,不过这属于行业常态化监管的特点。”薛洪言说。

行业规范也加速了当中机构的变化。连续的受罚和业务限制,支付行业正在呈现两极分化。而根据券商中国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7月5日,央行累计注销支付牌照名单已增加到33家,目前最新的支付牌照数量为239张。”

薛洪言认为,第三方支付领域的强监管,更多地侧重于反洗钱、备付金管理、持证经营和断直连等方面,客观上净化了行业竞争环境、健全了行业基础设施,对于行业市场格局的优化、机构尤其是中小支付机构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方面是基于合规经营的角度,违规经营的机构活动空间大幅缩水;另一方面则是市场竞争的自然结果,与强监管的关系不大。而支付牌照数量的锐减,主要原因在于同一控制人下不同支付牌照的合并所致。”薛洪言说。

而展望支付机构的未来,薛洪言认为,正是因为不同机构的支付业务在生态体系搭建中所处的阶段差别很大,导致各家机构对支付业务的战略定位也出现了显著变化,一方面,个别巨头开始就一些高频场景进行收费,用户体验有所下降;另一方面,手机银行和中小支付APP在用户体验上仍处于做加法阶段,用户体验越来越好,市场份额有望持续扩大。另外,断直连后,行业统一的二维码有望成为现实,也将为中小支付机构带来更大的机遇。■

© Copyright 2018-2019 barboru.com 色力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