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力资讯>时事 >不忘初心 共筑石油强国梦

不忘初心 共筑石油强国梦

2019-10-28 12:42:01

西北大学是中国石油地质战线的先锋,是培养优秀人才的摇篮。位于西北的综合性大学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声誉?这一切都始于70年前。

担当《国勇》杂志的角色

1949年5月,Xi解放。复课后不久,西北大学成立了石油地质学系,并制定了石油地质学的教学科目。

西北大学为什么率先成立石油地质系?新中国成立前,中国只有四个石油矿山,其中三个位于西北地区。西北大学不仅有许多毕业生在石油矿场工作,而且学校和石油矿场之间也有更多的联系。西北大学有着良好的基础和地理优势,当国家建设急需石油和石油地质人才时,自然责无旁贷。

新中国成立之初,受原西北石油管理局委托,由原西北军事政治委员会资助,西北大学于1950年创办石油地质学专业,在北京、上海、陕西等地招收60名学生。这60名学生是新中国第一批石油地质专业的学生。

1952年,教育部召开了“地质干部培训座谈会”。会上,地质部向全国仅有的几所综合性大学地质系提出,要加快培养1000至2000名能够从事急需矿产地质勘探的人才。西北大学地质系主任张伯胜挺身而出,介绍了西北大学的地理优势和以往在石油地质专业课程培训方面的经验。他自愿承担起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招募了400多门矿物地质学和石油地质学的专业课程。

你知道,解放前,西北大学地质系每年只招收10名学生。在这个国家,同时招聘400人也很少见。如何开展教学工作?张伯胜慌慌张张地说:“我也知道我们没有力量招收这么多学生,但是国家建设急需这方面的人才。我怎么能忍心拒绝呢?我们必须想办法!”

教育工作者有责任尽一切努力解决国家的迫切需要。没有教学计划,该计划是与矿山企业共同制定的。没有教材,翻译自己编辑。没有标本的,结合实践到野外采集;没有足够的老师,除了自己的课外和尽可能多的课外,想办法从外面聘请老师。虽然在校时间只有两年,但在严格的科学教学计划下,专业学科的学生已经完成了四年制本科的专业课程,成为合格的石油地质专业人才,并以良好的质量和数量被输送到祖国最需要他们的地方。

从1950年到1956年,西北大学地质系共有648名学生毕业,主修石油地质。从西北到东北,从中原到近海,无论是荒凉的戈壁沙漠还是辽阔的平原海域,只要有石油和天然气,西方大学生都是活跃的。钟启泉,1952级学生,大庆油田的发现者之一,亲自为大庆油田的发现井(松吉3号井)立下了赌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前领导人宋韩良1954年从西北大学毕业后毅然前往新疆,成为新疆石油工业的先驱和领导者。任继顺,中国科学院院士,1955年毕业,在大地构造学领域取得突出成就。1955年毕业后申请在新疆工作的杨拯陆是杨虎城将军的女儿。在地质调查期间,她不幸遭遇暴风雪。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把调查记录紧紧地记在胸前。

西方大学生抱着“我在为祖国寻找石油”的热情,千方百计实现“大国石油梦”,用他们的智慧和青春的血液为新中国谱写了一首壮丽的石油赞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成为中国石油地质学领域的学术带头人和新油田的先驱。其中一些人在石油工业、许多油田及其相关省市中担任重要领导职务。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15个国家石油勘探局中,曾经有13名主任、副主任或首席地质学家来自西北大学地质系。

敢于第一个寻求发展

在中国石油工业中,尤其是在石油地质与勘探领域,西北大学石油地质专业毕业生以其基础扎实、知识面广、能力强、后劲足而广受赞誉。高考复试后,西北大学石油地质专业每年只有大约30名学生入学。然而,学校良好的学风和“文理并重、科技结合”的教育理念,使得毕业生的成功率普遍较高,工作成绩斐然。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文志(77级)、被誉为“中国石油海外铁人”的王桂海(90届)、赵政璋(77级)、徐克强(93届)等高级管理人才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改革开放初期,全国各大油田急需大量石油地质人才。1984年,由于当时西北大学执行副校长张岂之、地质系主任赵中原和石油学科老教师迪石祥的积极接触和推动,西北大学率先与原石油工业部和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签署了为期20年的联合办学协议。

联合办学为高等教育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的大规模校企合作开辟了新途径。它有效解决了学科建设停滞、办学经费严重短缺、招生和分配困难等诸多问题,为中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

联合作业期间,西北大学地质系石油学科深化了与长庆、中原、河南、大港、大庆、新疆等油田的合作。在为中国石油工业培养大批优秀人才的同时,为西北大学地质系赢得了2000多万元的建设资金和100多个石油系统科研项目。学科建设、科研教学、本科生到研究生的多层次人才培养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整体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1986年,西北大学获得“煤田和石油地质勘探”博士学位,赵中原教授获得博士导师。赵中原长期致力于油气地质学和含油气盆地地质学的教学和科研,开创了含油气盆地地质学的新学科。他与唐希源、陈鹤立、朱宗启、迪石祥、王丁一、曲志浩、罗朱槿一起被称为西方大学的“石油工业八员”。在赵中原的领导下,大家真诚合作,共同撰写出版了国家高校教材《石油地质学》(Petroleum Geology),该教材在行业内影响深远,获得了地质矿产部优秀教材二等奖。《石油地质学进展》也作为国家教科书出版,由高等院校编写。

1987年,第一届全国油气运移研讨会在西北大学召开,成立了一个油气运移小组,陈霍利任副组长。多年后,陈鹤立、罗晓荣和王振亮共同完成了“异常泥岩压力及其油气地质意义的动态研究”项目,并于2006年获得教育部科技(自然科学)一等奖。

西北大学石油地质系自成立以来,就把自己的命运与国家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始终把满足国家的需要放在首位。它也为自己带来了新的发展机会,并在发展国家和克服困难的努力中显示了巨大的活力。1995年,吴汉宁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1996年,石油学科进入“211工程”,建设西北大学主导学科发展队伍。

实事求是创新争创一流

在西北大学石油地质系70年的历史中,2003年是好消息和好消息的一年:学科带头人刘赤阳作为首席科学家,被国家973计划批准为“多种能源和矿产资源共存、积累和分配机制”。“地质资源与地质工程”三年前被批准为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后,再次被批准为一级学科博士后研究流动站。任战利博士的博士论文《中国北方沉积盆地构造热演化史恢复研究》被评为中国石油地质学领域首批100篇优秀博士论文。石油地质学研究生人数首次超过本科生。

随着国际国内石油工业的发展,对石油地质人才的需求趋于全面、多元化和国际化。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时任地质系副主任的刘赤阳主管研究生和科研,西北大学石油地质系不断深化教学和人才培养模式,并被授予地质科学与技术两个一级学科的博士学位。研究生规模快速增长,形成多元化、多层次的人才培养结构。为了规范管理,保证和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刘赤阳在地质系实行“双盲”(评审双方和被评审论文互不了解)“三无”(被评审论文无学名、无导师名、无致谢)统一评审方法。这种方法在当时的全国高校中并不常见,尤其是西北大学。

刘赤阳教授长期致力于能源盆地和油气地质的研究。他在油、气、煤、铀共存与聚集机制、改造盆地和小盆地演化与成矿等研究领域取得了系统创新的成果。

鉴于中国石油勘探形势的发展,刘赤阳教授早些时候指出,改造后的盆地及其复杂地区是未来油气新发现的重要领域。1998年,他在西北大学发起并主持了“国家改造盆地油气勘探理论、方法和关键技术”研讨会。在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反应热烈,发言热情。此次研讨会推动了中国改造盆地的研究,对油气地质勘探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行业产生了思想启蒙作用,堪比当年“陆相生油”理论的影响。

2005年,刘赤阳教授领导的“能源盆地油气地质”团队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与创新团队发展规划”。2013年,他主持完成了“石油、天然气、煤炭、铀与盆地共存、富集、积累、理论技术创新和多种能源矿产的合作勘探”,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西北大学石油地质系成立70年来,不断发展,充满活力。现已在含油气盆地动力学、热演化史和地热资源评价、各种能源成矿系统、油气赋存条件和聚集机制、油气田开发地质、综合勘探技术、二氧化碳捕获和储存等方面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和优势。无论是在中国高等教育几近停滞的特殊时代,还是面对中国石油工业大环境的变化,石油学科的所有教师都始终坚持科学研究,着眼于国家石油工业的重大需求和学科发展的重大科学问题,坚持实事求是,不断创新。

西北大学石油地质系成立时,中国原油产量不到10万吨。70年后,中国的原油产量为2亿吨。西北大学石油地质系的70年是风雨飘摇的70年,是敬业、求实、创新的70年,是与共和国共同成长、见证中国石油工业蓬勃发展的70年。"雄关像铁一样强壮,现在它正在从地上爬起来."站在新的起点上,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西北大学石油地质系牢记自己的使命,努力实现成为石油强国的梦想。(熊小粉)

© Copyright 2018-2019 barboru.com 色力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