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力资讯>财经 >MLF利率下行概率不大 降低LPR需降准配合 将四方面波及银

MLF利率下行概率不大 降低LPR需降准配合 将四方面波及银

2019-10-25 18:23:03

“lpr改革只是最近才实施,但它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推进。此外,lpr应纳入宏观审慎评估,以促进商业银行使用lpr定价。换句话说,lpr将对商业银行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近日,法国兴业银行宏观分析师郭余伟在解释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新机制及其对银行的影响时告诉记者。

郭余伟认为,lpr下降趋势和存款利率的刚性可能会给商业银行带来缩小利差的压力。目前,我国商业银行的净息差处于历史上相对较低的水平,降低了lpr。目前,多边基金利率不太可能下降。可能有必要进一步降低银行的资本成本。

除了息差的影响,lpr对商业银行的影响也反映在债务方面和现有贷款的定价上。郭余伟认为,作为回应,银行可以调整债务结构,完善信贷管理。同时,可以通过参与利率互换、为企业客户提供利率套期保值服务、发行浮动利率债券来统一利率。从长远来看,利率的统一需要通过存款品种的创新来实现。

新的lpr机制对银行有四大影响

今年8月,央行决定改革和完善lpr形成机制。新的lpr是由商业银行在mlf利率的基础上形成的。郭余伟认为,新的lpr形成机制将在确保政策利率传导的基础上给予商业银行独立调整的空间,并将具体考虑资本成本、最优客户风险溢价、贷款需求等因素。

新的lpr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并以更快的速度前进。此外,lpr还包括宏观审慎评估。郭余伟认为,这将促进商业银行使用lpr定价。因此,lpr将对商业银行产生更深的影响。

低利率对银行的影响首先是利差收窄的压力。郭余伟表示,从存贷款双方来看,当前lpr的下降趋势将降低银行贷款方的利率,而存款方的基准利率预计将长期保持一定的刚性。“因此,这将带来缩小息差的压力。此外,广义货币m2的增长率处于历史低位,这意味着商业银行难以吸收存款,息差将面临更大挑战。”

其次,lpr的影响也可能反映在银行负债成本中。因为贷款利率的下降趋势可能会导致债务方面的某些调整。郭余伟表示,如果lpr未来有下降趋势,银行将积极调整,以减少结构性存款等高成本负债。

第三个影响反映在现有贷款的定价上。现在lpr主要用于新发放的贷款,旧贷款仍然按照以前的基准贷款利率执行,这意味着现有贷款已经成为固定利率贷款。虽然现有贷款的整合在短期内似乎没有问题,但从长期来看,银行的债务成本会随着存款的增长和市场利率的变化而变化,商业银行的利差波动可能会增加,特别是在加息期间,这将产生一定的风险。中长期贷款占中国贷款的比重相对较高,现有贷款的整合带来较大的潜在风险。"因此,有必要加快现有贷款利率的锚定汇率,以防范风险."郭余伟说道。

第四个影响涉及银行债务方面的稳定性。郭余伟认为,lpr现在正在解决贷款方的利率合并问题,但存款方的利率仍然是双轨的。当货币市场利率上升时,银行无法将存款利率提高到预期水平,因为存在一个“玻璃上限”,限制存款利率上升,导致存款变动。同时,跨市场套利增加了商业银行吸收存款的难度,增加了银行负债方的成本。如果存款利率统一,将有助于提高银行债务方面的稳定性。

银行应该如何应对利率的合并?

面对这些可能的风险,市场也密切关注银行如何应对。

郭余伟认为,银行可以调整债务结构,微调信贷管理,以应对lpr带来的利差收窄的挑战。同时,银行可以通过参与利率互换(irs)、为企业客户提供利率套期保值服务以及发行浮动利率债券来应对利率趋同。

“2018年12月底,金融机构贷款余额为136万亿元,利率互换名义本金仅为21.3万亿元,其中许多21.3万亿元用于流动性管理和债券投资利率套期保值。”郭余伟表示,从国际角度来看,只有当贷款银行和借款公司广泛参与利率互换市场时,利率互换才能在商业银行利率风险管理中发挥作用。预计国税局在未来将有长期发展空间。

同时,商业银行不仅自己做irs,还为客户提供利率套期保值服务,丰富银行业务模式,支撑实体经济。lpr利率每月公布一次,贷款利率波动将加大,企业规避风险的贷款需求也将增加。在海外市场,企业客户是利率互换的重要参与者。

管理利率风险的另一种方法是发行浮动利率债券。郭余伟表示,与固定利率债券相比,浮动利率债券在管理利率风险等方面具有优势。从长远来看,利率的合并将使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将真正为浮动利率债券的发行者和投资者管理利率风险发挥作用。

“利率合并包括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的合并。目前,存款利率的合并尚未实现。人们通常认为存款利率变化缓慢,那么它真的能与货币市场利率紧密联系起来吗?”郭余伟说答案是肯定的。一方面,它在等待央行进一步放松存款利率,以便银行能够更灵活地调整存款利率。另一方面,要创新存款品种,逐步实现存款利率市场化。

银行减少息差的空间很小。如何降低lpr?

郭余伟表示,从目前的净息差水平来看,目前银行的净息差仅比2017年的历史低点高出十几个基点,仍处于历史低点,比美国银行的净息差更薄,没有进一步压力下降的空间。如果利差下降,可能会影响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并对银行体系的整体稳定性产生一定影响。

在银行利差没有太大下降空间的情况下,郭余伟认为,未来要降低lpr和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要么降低mlf利率,要么通过降低标准来降低商业银行的资本成本。

郭余伟表示,从mlf利率来看,是否调整主要取决于三个因素: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是否低于或等于目标,货币量(m2,社会金融)增长率是否低于目标,cpi增长率是否继续低于2.5%。

历史经验表明,只有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利率才会下降。目前,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仍在目标范围内,货币增长率并不偏低,物价在猪肉价格的影响下面临上行压力。因此,多边基金利率在短期内降低的可能性不是很高。

“在这种情况下,lpr会下降。如果麻辣粉的利率不是很活跃,它只会取决于下跌。”郭余伟分析说,未来mlf可能会被更低的标准取代,以引导lpr向下。

为什么要减少替换mlf?郭余伟表示,目前一年期mlf利率为3.3%,比股份制银行一年期ncd发行利率高20-30个基点。换句话说,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从市场借款比从央行借款便宜。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通过降低标准释放廉价资金,而只是通过多边基金注入增量资金,这将导致银行间利率上升的压力。

目前,央行每月20日宣布一次lpr。9月20日发布的最新一年期lpr为4.20%,比上月低5个基点,五年期lpr为4.85%,与上月持平。

本文来源于中国证券公司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 Copyright 2018-2019 barboru.com 色力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