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力资讯>社会 >明知余则成就是卧底峨眉峰,站长吴敬中为什么不揭穿?原因有三点

明知余则成就是卧底峨眉峰,站长吴敬中为什么不揭穿?原因有三点

2019-10-22 10:21:00

廖三民抱着李娅跳上楼。余则成眨了眨眼睛,假装很惊讶:“我和廖三民有这么多联系,你为什么没看到他是渗透者?”当时,站长吴敬中是一个榆木脑袋,早就猜到“峨眉山”是谁了:马奎死了,谢若琳不见了,但峨眉山仍然和廖三民有联系,李雅也死了。现在吴敬中和余则成是唯一两个有资格成为峨眉山的人。

尽管吴敬中是比余则成藏得更深的渗透者,但他知道眼前这个小眼睛是谁。

然而,吴敬中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他只是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口“牙花子”,然后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一个神奇的跳跃,刚好跳到我的神经上,引起了一点牙痛。”这就等于告诉余则成,现在真相大白了,峨眉山还在,就在你我之间:“峨眉山,他瞄准的唯一一张照片,现在只剩下一个嫌疑犯了。你认为他是谁?”

在这种情况下,余则成竟敢“潜伏”下来,实施“黄鸟计划”。吴敬中轻笑着打断了余则成的请求:“既然专员还在,就给他这份工作吧。”

余则成也想为之奋斗。吴敬中的脸沉了下来。“你想再呆一次吗?”

看到谈判即将破裂,余则成很快就心软了:“我会听你的安排。”

吴敬中松了一口气:“去找那个叫廖三民的人。”

余则成转身离开,吴敬中若有所思地坐在那里。事实上,根据他多年的特工经验,他已经确定了那个人是谁。“让贼捉贼”等于让事情过去。他正在考虑的是如何悄悄地保护自己。

吴敬中没有留下余则成继续“潜伏”,也没有将余则成暴露为峨眉山,也没有让余则成放过自己。正是这只老狐狸的精明,因为不管是揭露还是放了余则成,下一个开枪的一定是他,站长。

如果我们稍微想想,我们会发现吴敬中拒绝揭露余则成至少有三个原因。

首先,吴敬中对余则成的曝光无异于自杀,因为他曾经在毛仁峰面前说了很多关于余则成的好话,而余则成的“机要室主任”和“副站长”职位都是由毛主任担任的。如果说余则成是潜在的峨眉山,那就意味着特勤局天津火车站一直在他的吴敬中领导下为对方工作——这已经成为一个信息传递站,而吴敬中也已经成为一个“双站长”。

戴老板留下的“家庭法”得到了严格执行。余则成一暴露,他就会先死——余则成可能活得更久,因为毛仁峰会从他那里挖掘出信息。

吴敬中在余则成的曝光是一项亏损业务。已经将社会主义转变为商业的吴敬中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如果余则成被抓住,有用的信息肯定不会说,但毛老板肯定会知道“陈纳德驾驶的斯捷潘克车”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如果余则成不暴露,就不能让他落后去执行“黄鸟计划”,因为这等于把“鸟”关在笼子里,等着人们一只接一只地抓它们。

当这只鸟被抓住时,余则成的“峨眉山”自然会展现它的美丽。当时,吴敬中的罪行甚至更大。这种情况永远不应该发生——即使他走到天涯海角,特勤局也不会让他走。

毛仁峰肯定会逮捕吴航和仲晶:“你不是说马奎是峨眉山吗?你不是说谢若琳是峨眉山吗?你不是说李娅也被怀疑了吗?你现在还想说什么?余则成峨眉山是你这个老滑头用龚玉移山的精神建造的!”

站长的老骨头不能忍受这样做,所以他像猫头鹰一样闭上眼睛:“那些小黄雀,顺其自然吧。死去的朋友不会在穷人活着的时候死去。只要余则成安全,我就没事!”

第三,为了确保余则成的安全,他必须守在自己身边,这样余则成才会有所顾忌,会更加小心地伪装自己。

在吴敬中的眼皮底下,如果余则成有做事的顾虑,他就不会那么容易暴露。即使有一点小瑕疵,他也有自己的一面来弥补。一个安全的余则成不仅可以保护吴敬中的官方帽子和帽子里的头,还能给吴敬中带来好处:余则成的小眼睛除了坚定和深邃之外,还闪耀着金条诱人的光芒。

在吴敬中看来,无法控制的余则成是一颗定时炸弹,当它被控制住的时候,它是一只好财迷猫。正如他在飞机上对余则成说的:“黄鸟计划没有未来(它已经被你摧毁了)。你心情沉重(你有两颗心),你的手不太硬(不要对我太硬),不适合潜伏(我看穿了你)。这场战斗将持续一年半(失败),未来将取决于商业(让我们一起致富,见鬼去吧,社会主义)。”

这时,我们不禁想起谢若琳漫无边际的经典名言,这句话虽然看似荒谬,却直接指向内心。吴敬中和余则成现在成了同一条线上的两只蚱蜢:他们不能让你飞或跳过我,失去一切,获得一切。

我们可以学习孔融对曹操的戏仿和“今天想当然”:大多数时候猫和老鼠因为一块蛋糕而成为朋友。只要有蛋糕,猫和老鼠睡在一起的闹剧就会没完没了...

© Copyright 2018-2019 barboru.com 色力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